首页生活随笔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清明漫思

  • 作者: 一树
  • 来源:
  • 发表于2015-04-06 15:55
  • 被阅读
  • 昨日清明,天公想来也很郁闷,一直阴沉着脸。我不知道那些没有经历失去亲人痛苦的人是不是对此有些感触。但几天来总是想起自己身边那些永远不能再见的亲人,亦或朋友。姥爷、爷爷应该算是长寿的人了,都是八十多岁才过世的,在我们老家这叫做喜丧。我由于在看过的古书里知道这样的故事,我甚至曾想,爷爷走的时候我一定不要哭,要十分清醒地为他安排后事,还要劝家人们不要哭。可真的那天来临的时候,我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尤其是当父亲捧着他的骨灰从火葬场回来的那一刻,我的心里里像是被锐器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痛哭失声。那一刻,妻像哄孩子一样,一边抽泣一边劝我。姥爷比爷爷早去世几年,当时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在我心里,最不能释怀的是他们去世前的那种孤寂和落寞我竟不能为他们排解。姥爷几乎在临终前就是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等死。一个院子,一个人,已经不能动了。黑夜还好点,有舅舅他们陪床,可白天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凄凉的紧。爷爷到老时已经糊涂,只是不停地想我,恨不能他惟一的孙儿天天陪着他,可一见了我就哭,我就哄他。到后来,他一个人整天坐在坑沿上打盹儿,如果有人一过去,他就会受到惊吓,会猛然哆嗦一下,包括看到我,有一天,他竟然问我成家了吗?我知道爷爷去日已是不远。可自己竟不能陪他最后的那一段岁月,真是愧疚万分。

    有时候想想人生的最后竟是这样,心中很是失落。自己到人生的最后会也是这个样子吗?很惶恐。

    姥姥的去世最是令我心痛。那一夜舅舅来喊妈妈的时候我正是要去上学的前一天,赶到家里时姥姥已经昏迷不醒,可一听到我的声音竟马上清醒过来。还坚持让我去上学,没想到那竟是我听到的姥姥的最后的声音。到后来才知道在我上学的那一天她就走了,并让家里不要通知我,成了我一生的遗憾。知道消息的那一天我第一次没有去上晚自习,一个人在宿舍里痛哭流涕,第二天就赶回了老家,可人已逝,将何急。黄土一堆,阴阳两隔离。

    还有大姑,她还没有到六十岁,走在了爷爷奶奶的前面,而且是在回家探亲时犯的病,把两位老人吓了个半死。我从学校里乘星期天的空去县城的医院去看她。由于很少去县城,到时又已是晚上,自己深一脚浅一脚摸到那里,又挨着打听病房找到她。姑妈脸色苍白,见了我却很高兴,自豪地给病友介绍:这是我惟一的侄子!

    她回到东北又动了一次手术,过了一年多才去世的。姑父没有通知我们,只是等姑姑去世后给家里告知此事。怕爷爷他们知道,就一直瞒着他们,可他们还是知道了,可能冥冥之中真的有感应吧。奶奶那天说他梦见姑姑了,一身的血,她就什么都明白了。真的很奇怪。两位老人很坚强,平时不在我们面前提起姑姑,只是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才念叨起来,才会偷偷地抹眼泪。

    逝去的当然还有其他的亲人和朋友,像我的相当健壮又好脾气的五舅干建筑时摔下来得了尿毒症而死,一家离散,小姨还没结婚就因车祸离我们而去。还有我童年的伙伴玉龙、卫东。还有……

    所有的回忆只因这一天而显得凄凉悲惨,可我却不能忘记这些,不能忘记这些早已故去的人。人生苦短,每个人的生命都有终点,只不过早晚而已。想来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也不会忘记我,愿他们在另一方世界里安详快乐。

    本文标题:清明漫思

    本文链接:http://www.sanwenzhang.com/article/876.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