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火车岁月

  • 作者: 网易网友:风轻云淡
  • 来源:
  • 发表于2015-04-06 09:02
  • 被阅读
  • 一次回家,朋友来车站接我,边走边说了一个让我忍不住捧腹大笑的小故事。

    朋友的妈妈和一群村里的社员一起去离家5公里远的铁路边挖沟,收工时正好遇到火车来,一群人急忙奋臂挥手招火车坐。但火车只顾呜呜叫着,一溜烟跑了。大伙见火车不停,还留下一股浓浓的烟味,不禁生起气来:“这屁骡子,不就个长点吗?有啥稀奇的,还不给坐!”于是一路嚷嚷着走路回家了。他们哪知道这火车不像汽车,它不能随便就停下让人上车啊。可当时的农民们很少出远门,也很少有人坐火车,所以就不知有这规矩了。

    我在外读书,回家几乎都是坐火车,因为学生只收半价。工作后虽然坐火车不便,但想到它比汽车低得多的车费,我还是会约朋友一起坐火车回家。在车上,我们可以打牌、下棋,或是沿路看着风景聊聊天,不时还有列车员送水,或是推着小车卖零食、书报,总之,比坐汽车舒服多了。一个人的时候虽然有点寂寞,但看着车窗外由远而近的田间山色,心里的烦恼也会随风渐渐淡去。尤其是晚上,路边星星点点,若隐若现、若明若暗的灯光,总让我生出许多对生活的美的追求,有时感觉坐一次车,就像是给疲惫的心灵进行了一次激荡的洗涤!坐得多了,在车上看到和经历到的事也很多,造就了我人生旅途中一段难忘的“火车岁月”。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开远到石屏的路上。那次坐车时,我刚生完孩子满月没几天,可能是怀孕让体质有了变化吧,从不会晕车的我,那天却晕了个一塌糊涂。上车一会儿,我肠胃就开始不舒服,后来发展到连头也不能抬起,只能靠在小茶几上,而孩子就放在我旁边躺着。还好那天坐车的人少,我可以自己坐两个人的位子。车到草坝车站后,孩子醒了要吃奶,可此时的我,脚瘫手软的,那有力气抱她啊。头也几乎不能动,一动肠胃就要翻滚,止不住的想吐。孩子饿极了大哭起来,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心理一急,就呕吐开来,幸好手里抓着一块孩子的毛巾,于是赶忙捂住嘴巴,才没把车厢弄脏。之后好了一点,我勉强把她抱起,让她吃了一会奶,她不哭,我又把她放下了。可是没过多久,她又大哭起来,这次我再没力气去弄她,自己也呕吐得更厉害,她的几块小毛巾都快被我丢完了。无奈,只好任由她哭。突然,一双大手在我肩上拍了拍,接着有个声音在说:“姑娘,孩子是哭长大的,你别着急啊?”

    我无力的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点了点,然后小声说我晕车了,动不了。来人是本次列车的列车长,听我说完,他赶忙去喊了个列车员过来,向她说明了情况,于是他们把孩子抱起,一边哄一边去弄喝的喂她。孩子哭声渐渐没了,我眼里的泪水却一阵阵的滚滚而来。那天,他们一直帮我照顾孩子直到列车到站,然后交给前来接我的家人。我现在也记不清从开远到石屏要几个小时,但印象中是早上坐车,要到下午5点多才到。下车时,我没向他们说声谢谢,因为只要一张口,先出的肯定是眼里翻滚的泪花。现在想到这事,我还是感动的只想哭!

    我不知道他(她)们都是谁,但我学会了不管在哪里,都会向身旁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坐车,是我们每个人人生旅途中都要经历的小事,但坐火车的经历,却带给我不一般的感受。现在从开远到石屏的火车早已停开,而且随着鸡石公路的开通,回家只两个小时的路,但我还是忘不了那段难忘的火车岁月。

    本文标题:火车岁月

    本文链接:http://www.sanwenzhang.com/article/85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