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抒情文章
文章内容页

25岁摄影师鹿道森遗书全文: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22-02-25 13:44
  • 被阅读
  • 原文:

    嗨,我是鹿道森

    鹿道森

    鹿道森

    这是最后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了

    今天是我出生的日子

    我应该怎么向你介绍我呢,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

    这么说来,我好像有太多身份可以向你说起,但想说的太多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就从我的童年开始说吧。

    从那一脚开始,我就决定要回家,9岁的我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即使已经25岁了,我还是不能忘记那种感觉。我只是不能完成跨级的功课,我又做错了什么呢?这也成了我心里一辈子的阴影,对于家庭,对于父母,恐怕也是从这里开始有了想要远离的想法吧,我的恐惧,我的不安,我是否不值得被爱呢?如果世界上只需要神童,那我这样智商的孩子,是否就应该被这样对待?直到现在我还是会去找借口,是望子成龙。但说到底,踢下去那一脚也是他,伤害一个人很容易,治愈一个人却很难。成为留守儿童,终究还是小孩,还是会想亲人,而之后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陪伴我的,是漫长的校园霸凌。

    小时候读书就很乖,也很礼貌,回家上学以后这种礼貌就显得格格不入。男孩子就应该调皮捣蛋,打架斗殴顺便出口成脏才能叫男孩子,太安静的人就是女的,要被叫娘炮。面对新的环境,新的群体,我的不安又该放在何处,我又该怎么融入一个新的群体?没人关心过。我正常穿着,我行为举止也没有去模仿女生,只是因为小的时候看起来像女孩子,我在学校里就要被霸凌,语言暴力。被排挤,被欺负,让下跪,被威胁,拦着路不让你走,一群人欺负你。我家里人总说我不爱说话,不喜欢打招呼,可是从没人去想过一个人会变成这样的原因。从小就有各种外号,假妹、假姑娘、鸡婆...这些侮辱的字眼,我又该去向谁说呢。你就应该被这样说,这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当人们已经麻木到,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时候,这个世界或许已经无可救药了请停止校园霸凌吧

    总想到流浪这个词,我自己照顾自己长大,没有一个愉快的童年,少年时期总是在各种亲戚之家寄宿,亲戚对我也不错,但总有一种无所依靠,患得患失的感觉。后来家人回来了,终于不用再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却收获了更多的伤害。我希望要成为父母的人明白,孩子应该在爱中出生和长大,而不是争吵。孩子也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为了实现自己梦想的工具人,强势的控制着孩子的人生,逼他们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野蛮的灌输自己的想法,只会让他们痛苦到生不如死。不想做的事就可以不做,不想说的话就不说,不想见的人就可以不见,永远活在爱的环境里,这该多好呀。可总有那么多的不由衷,总被强迫做了很多事情。我的成长过程充满争吵,为了金钱,或者其他,他们之间,我与他们之间,再去回忆的时候,竟会想不起来一个快乐的时刻,家不是战场,而是表达爱的地方。授之肌肤,受之肌肤,肌肤之下,埋藏多少伤痕和苦痛,那些年经历的种种如潮水般涌总在翻涌,淹没我,挣扎过。以爱之名禁個、讽刺、封闭,伤害……我们存在于这世间,不被爱不被关心。我也曾满眼星光的看着这世界,如今双脚陷进淤泥里,走一步陷一尺,无法动弹。

    何以为家?无依之地,四海为家。

    很抱歉,我的生命,好像就是一直在逃离,只因数年来我的伤口从未得到愈合,新伤旧伤早已让我痛苦不已。讨厌争吵,就离家远一点,或者接电话少说几句,但这样也没有让我更好一些。我也渴望光,渴望温暖,渴望爱,渴望一个幸福的家。我从不喜欢攀比,即使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看别人家的孩子长大。孩子对于父母不应该都是独一无二的嘛?不应该都是爱的结晶嘛?或许吧。我这么垃圾,又怎么会有人爱我呢,理想未能实现,衣衫槛搂,回望故乡几百里,我也没有回去的理由,回去也只是累赘,没有人会爱我,电话里永远在说家里没钱,你这个月挣没有挣到钱,他们永远只在乎金钱,名利,地位,没有人关心你是否幸福,快乐,我感觉压力好大。

    没有爱,没有钱,没有生活的动力,没有未来。

    成长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总是在你不经意间如浓雾弥漫开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提起,再次伤害。控制欲且太强势的母亲,不负责任的父亲,如果一个人一直告诉你某个人的坏,然后让你永远不要当回事,正常对待,我想这是不是算是一种精神控制和洗脑,我好难受,我好厌恶,我不希望承受这种感觉,我觉得已经快精神分裂了,这对我是一种折磨,为什么没人明白。如果一个人不断的告诉你贫穷贫穷贫穷,仿佛就是告诉你永远也跳脱不出这个坑,即便在你可能已经拥有独立的经济能力的时候,心还是会恐慌不安。即便我身无分文,我也不敢和家里说,因为我知道,除了让我不要乱花钱以外。又会重复重复又重复的说,家里没钱,至此以后,再困难的情况,我也不会再和家里说,不愿意增加负荷,我知道家里的情况,但是更讨厌这种话语,每句都让我觉得压力好大,多用一分钱都觉得满是愧疚。记得初中的时候,满眼羡慕的看着别人手里5毛钱的雪糕,除了羡慕以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想起17岁的生日,因为没钱连晚饭都没有吃……回望消逝的25年里,大概就是在风雨中飘摇着前行,就懵惜懂懂的往前走,被迫长大了。

    复杂的家庭关系,打着为了孩子好,两个人互相煎熬不离婚,他们的各种脾气行为,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我也不想继续一段《婚姻故事》,更没有想过生育。像我这样的人,又该怎么去爱一个孩子呢?争吵,攀比,还是再次伤害下一代?如果生育孩子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和攀比,那意义从来都不是爱,当我们从一个婴儿出生与这个世界相识,我想也是带着满心的爱与温暖,从没想到会变成如此的沉重与悲痛,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我总想啊,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小的时候总是要和别人家的孩子做对比,长大了也要被催着成家立业,这就好像是人成长的流程一样,没人去在乎结婚生育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永远要被要求服从。有时候我们能不能就成为自己一秒钟,活着也挺好。

    很多事情文字的表述都显得苍白无力,即使你亲身体会恐怕也未必知道我是怎样的感受。冰冻三尺,又岂是一日之寒呢。这段时间状态越来越糟糕,或许只是吃个饭,眼泪就崩溃流出来,控制不住的情绪,我不明白为什么一点小事都要来找我,要把所有的压力都给你,如果展现出来的忧郁与痛苦是十分,那么深藏温和表面下瓢泼大雨的暗涌,或许也没人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曾经我可能想要去控诉什么,想去改变什么,但我尝试了,我没办法改变一个人。讨厌他们极强的控制欲,讨厌语言的暴力,讨厌以为你好而做很多伤害你的事情。长大了理解生活不易,但是谁又来抚平我的伤口,谁又来治愈我呢?有人说为啥总感觉你不够自信,从小就生活在责备的环境里,我很自卑。我也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想要被爱,可为什么就这么艰难呢。

    25年,却也只有小时候在假期挨着外婆时才能感受到温暖,真怀念啊。

    外婆,我好想你。

    想起19年在南京捡到的流浪猫,自己全身上下也没有几百块钱,带着它去检查花了好多钱,最后却还是太虚弱离开了。只是现在想起来,要是我多有点钱,当天晚上就去带它去检查,或许它也就不会那么早去世,要是我多有点钱,可能也就能够让它好起来呢?医院医生也说,可能是太小了病快快的猫妈妈觉得养不活就遗弃了,我时常也觉得,大概我们的命运也没什么不同吧。现在想起还是会觉得心痛,可能你还是不太适合在这个星球生活吧。

    回看过往,发现其实都一样,我依然没有变得更好。孤独仿佛就是一个影子伴随我,经历种种到底是磨练还是折磨。

    陌生人,请你一定要记住,你就是值得被爱的!

    像我这样的人,但是请多爱我们一点吧,我们从来不缺对美好生活奋斗的精神和动力,从不害怕困难险阻,而是没有爱。

    请你此刻开始爱你的孩子吧

    压垮我的不是一根稻草,是无数的沙粒,我走一步都是像背着大山走。成长经历的伤口,毕业跃入人海的迷茫,因为长相引发的容貌焦虑,越来越远的梦想...最绝望的从来不是死去,而是清醒克制的活着。清醒的人都在努力的活着,很多时候就是没有退路可以走。大学毕业四年了,明明很努力却什么也没有做成,觉得压力好大。我在泥沪中找不清楚方向,没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面对人生的各种选择,走对了是幸运,走错了,就自己担着。毕业以后可以说从没有得到一个完整的放松时刻,好像就是不停的工作不停的往前跑,一直一直的熬夜,我也想停下来,但是我没办法,压力和收获却成反向递增,身体也越来越胖,掉落的头发越来越多,累积的情绪也越来越多......繁星之城,却没有一盏灯为我照亮

    愿我的鲜血永远奔涌,往那玫瑰枯萎之地,那些日夜用心血浇灌的作品,多希望它能够长大盛开,我知道我只是渺茫宇宙里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终将淹没在历史的沙漠之中,或许不用经年,短短一周就可以被忘记。

    我知道我没有未来,所以才想要用尽全力去绽放

    大概是因为渴望爱,想要得到救赎,所以才想创造神,正如那些过往日子里独自行走的身影,所以拍摄的题材都是神话类型吧,把寄托交付于的神,又或许是想创立一个充满爱的王国,没有疼痛和伤害。而现在我自己苦苦追求的艺术,现在看来倒是一个笑话,要是我能靠作品多赚点钱,或许能够改变生活吧,但是很抱歉,我没有,没能够改变。我所追求的艺术也没有回馈于我,现在我也等不来它的回馈了,对不起,我好累,并不怎么幸福的童年,永远争吵又贫穷的家庭,饱受摧残的事业,遥不可及的梦想。又有谁能给我回答,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回声,对前路害怕,对未来的恐惧,我已经这么尽力不去给别人添麻烦,却还是要接受所有的压力。好像所有人都等着我去拯救,做了好多努力,但都是徒劳,看不到未来,也没有方向。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回顾我的一生,都是在路上行走,走到山穷水尽之处,也没有可以停靠之地,前路漫漫,后路渐远,我该如何面对呢。人的一生究竟要经历多少才能看到阳光。或许我的人生就是一出悲剧,那就让它谢幕好了。或许就是生活,我不由想起了小学课文里契可夫文章里的那个小男孩一凡卡,或许人活着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贫穷的人终究会更贫穷吗?还是只是我拮据而已,我又在坚持什么?

    别了,我无疾而终破碎的梦想,请记得我有花掉我所有的力气奔向你

    或许他的心从没有被治愈,一直在寒夜里行走

    当我决定在这里停止,在这趟人生的旅途中,我满目疮瘦,磕得头破血流,我想生活就是这样吧,除了死亡,我想不到更好的解脱方式。活着不再是享受,而是负重前行,我疲惫不堪,重组千万次,破碎千万次,一眼望去就是满身破损的腐烂木头,没有爱,学不会爱,又和谈要用爱治愈自己,死不是尽头,活着才是。我没办法麻痹自己的感受,那些坏情绪也没有地方可以倾倒,我只能清楚的看见自己在不断下坠,世界,你是否可以听到我的呐喊呢。我以为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却也不过是看见自己在长河里浮沉,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告诉自己坚持下去,以前总是对过去避而不谈,总觉得这样就可以忘记一切,但伤痛与人生已经融为一体,不可分离,总在某些时刻想起时候又翻滚,我已忘记从何时开始写这封遗书,驻足停留这么多年里,那些言语总是一次次刺伤我,无力反抗任由它将我吞噬。这封遗书,我反复修改了很多次,零零碎碎记载着我的情绪,断断续续的写了好久,我在想,我要如何才能写好一封来这世界的感受,表达我这短暂而又漫长的25。

    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我也不想去怪别人,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爱,不是伤害。也不是在哭诉自己不容易或者遭遇多难,比我难的更多,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爱,永远是最重要的。这些年我一直在尝试自愈,但很多时候可能就是这样,你越想摆脱的东西,就越不能。那就选择接受一切伤害吧,只是我的心已经无法再重新修复,我也不想再去麻木的假装自己没事再继续往前走,我过得一点都不好,这么多年里,我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勇敢,可是我终究不是钢铁之身,我那些经历即使长大不用面对,却依然化为一个又一个的噩梦缠绕着我,被霸凌,被逼婚,逼事业,家庭,没有私人空间,真窒息啊,我已经记不得多少次是从噩梦中醒来,我在梦里使劲全身力气的逃,却也逃不掉,这种不快乐好像从高中就已经开始了,我好累,我不想再逃了,就让这一切结束吧。加油呀,这是我对自己说的最多的话,很抱歉,本以为在结束之前可以把剩下的几组作品都修完,但是我没有做到,我的状态越来越不好,突然崩坏的情绪,无法集中精神工作,失眠焦虑已经牢牢控制我,又或者昏睡一整天,这样的日子多久才能结束啊,我已经不想再去像个崩坏的机器自我情绪拉扯;很抱歉,以为可以在结束前把因为摄影欠下的债务都还清,我也没有做到,我也受着良心的谴责,活着这么多年还是花了你们很多钱,很抱歉,对不起。

    今年花了一点时间,再见一次朋友,再最后吃一次饭,感谢你,我的朋友,多谢你们,在那么多个深夜里的陪伴,多谢你们能够听我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我的朋友,在我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我总是在反复回想着一起快乐的时光;谢谢你们,当我在寒冷的海水里翻滚颤抖,感谢你点燃一点星火温暖我,我无以为报。

    写这么多,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我没办法拯救我自己,我更没办法去拯救别人。25年,我把生命交还给这个世界,生既是痛,死则为乐,倘若真的有前世今生,我不愿再轮回,化作一粒尘,一滴雨,都好过在这世上,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已经尽力去处理好一切了,把所有行李打包寄回家,我不想再麻烦任何人,或许我就是个累赘。很抱歉在疫情期间还给大家带去麻烦,我不希望有人来找我,我也不愿意成为一胚黄土,就让我独自在天涯流浪吧。

    多么美好的世界啊,但我知道你从来不属于我

    这封遗书,谢谢你看完,就此划上句点。

    本文标题:25岁摄影师鹿道森遗书全文: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本文链接:http://www.sanwenzhang.com/article/431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