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抒情文章
文章内容页

那里不曾灰暗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21-11-24 16:33
  • 被阅读
  • 脑袋里一团蜂蜜作怪,粘粘的左右拉扯每次要断开的时候又猛然收缩,可恶的是这种感觉并不讨厌,浓浓的无力感,有点甜。人流从各条道路上汇集融合,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在高处一眼望去,哈,赤橙黄绿青蓝紫,朦朦胧胧的,似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秦小忧夹在人群的间隙里,偶尔脚下一软,几近摔跤。远山依旧,森然诡秘,皮肤浸泡在日光里,起泡,碎裂。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探出头脑,那叶子晶亮的犹如翡翠,那双晶亮的眸子射进秦小忧的眼睛里,直冲大脑,那团蜂蜜终于各归其位。

    曾经的很多日子里,那双眸子的所有者——叶子,与秦小忧一起,睡眼朦胧,穿过操场,在无数人的注目下跑进教室。

    时光倾泻,记忆如彩虹糖。

    那个冬季,奇寒无比,却未飘过一朵雪花。晚自习过后,秦小忧打开教室的门,黑夜迎面扑来,冷风灌进脖子里,似有一个粘稠冰冷的魂灵深入身体,她猛地打了个冷战,双手僵硬的搬弄着门锁。“我帮你照着。”一个戴着绒线帽子的女孩,眼睛亮亮的望着秦小忧。即使早已习惯了那眼睛的璀璨,在黑夜里猛然转头时望见,她依然抬起手遮了遮眼睛。正如开学初见时,叶子拿着一瓶水,对着爬上楼梯,弯着腰大口喘气的秦小忧说“那,喝水吧”。秦小忧抬头的瞬间也如今日般遮了遮眼睛。此时秦小忧发现,原来今日月圆,月光融进风里,哗啦啦的响着,清脆的迷人。

    “小忧,他,要走了。”叶子眼里的光亮碎了,柔柔的,如碧波万顷。

    “嗯,你信他么?”

    ……

    凛冽的气流四处流窜,天空中的星斗躲进了云里,月亮不经意间睁开了眼睛,天高地阔,只看到了两个走夜路的孩子,并肩而行。

    日子像一颗咬破的汤圆,那些叫做分或秒的时光因子,从破口处流出来,粘稠,沉寂,却无法弥补。

    很多天了,秦小忧一直浑浑噩噩的打不起精神,大脑被肿胀填满,尖锐的疼痛纠集在脑门。抬头望望斜对面的叶子,重重的黑眼圈,眼里蜿蜒着几道血丝,却依旧光彩四射。也许她自己不知道,每个傍晚她背着吉他走进教室的时候,是多么的迷人。那是一种光芒,那种拼尽全力努力向前的狠绝,那么无畏。叶子有一个奇怪的癖好,看到好看的花,无名的果子总是往嘴里塞。秀清小老师对我说“那孩子定有她的无奈”。有一天,我们明白了那无奈背后的凄凉,便开始相信,世间定有奇果异花,可使百疾全消。

    六月的雨伴着轰鸣的雷声倾泻而下,叶子抱着一盆彼岸花哭的花枝乱颤,却笑着说“秦小忧,你的花要干死了”。窗外柳树挥舞着长发,那么尽情的展示着她们的妩媚狂野,人们猛然醒悟,原来她们并不温顺。

    再没了叶子的声音,四周静寂一片叶子依旧光亮似碧,秦小忧抹了把眼泪,低声说:“都散了,可那里,不曾灰暗。”

    本文标题:那里不曾灰暗

    本文链接:http://www.sanwenzhang.com/article/4278.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