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有关年味的文章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15-01-27 16:58
  • 被阅读
  • 关于年味的第一篇文章

    一、岁末了,守不住的是过往

    年开始了倒计时。

    岁末的这段日子,异常的空荡又异常的懒散。闲在家中,好像一年里的繁忙和琐碎都在睡眠中一睡而过。常常是睁开眼,世界已经又是一天。立春了,天忽的又那么寒冷。今年的冬天走得那么的漫长,缓缓行进中,刚刚欲脱去的冬衣,不得不打消念头,重新裹紧那份不舍的温暖。

    兄弟姐妹拖家带口的欢聚一起,几斤白酒下肚,总是东家长西家短的理论一番,然后揪着谁的战绩赞扬一番,或对谁的胆怯指责一通。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总会拉扯起很多的往事,痛苦的也好,快乐的也好,不由你不提起不回忆不重游当时的情景。趁着醉酒,总有人会大声的说:”不要回忆,只管往前走!“那么豪迈,好像世界的所有只是昙花一现,纠结来去,无非折腾的是无辜的心。

    其实,不是吗?再强大的力量,又如何能守住自己的那些过往的岁月?

    二、那时候,我还记得外面没有春意,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寒气。

    去了菜市场,买了一大堆的蔬菜,左手拎着一大塑料袋,右手也是拎着一大塑料袋,那么大的市场,路面又滑,总要小心穿梭而过。没有那么多的鱼和肉,蔬菜和肉类所占比例惊得吓人。新时代的新年又要过起了旧日时光,只是心态和往年是截然相反。

    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的岁月就是年的那段光阴。年前盼望,年后守望。对家家在年里飘来的菜香味,我的嘴总会馋得吧唧吧唧的咽着口水。我们那时过年,吃的最多的就是炖上一锅的萝卜猪肉粉条。每到年末,村里总会有人杀上一头猪,分割出来的猪肉一家一家的摊派十斤八斤的。所以,那时过年,最有的吃的肉最奢侈的吃的肉就是猪肉了。虽然锅里的猪肉大都是肥肥的猪肉片子,可在我们的眼里都变成最美味的佳肴,一年的香气全都在那里了。

    如果哪一年,父亲从集市上给我们买来猪头肉或猪头下水,父亲把煮出来的猪头肉拌上凉碟,撒点葱姜沫,滴上点酱油醋。或把萝卜扯成丝状,也滴上醋,撒点香菜碎叶。真的是很精致的很醉人的凉拌菜!

    那个年代,会糊弄吃的父亲,总会变戏法似的拿出几样小菜,大年三十的晚上,和哥喝上几盅。年的气息浓的让人浸在其中,而不愿出来。

    三、如果有一天没有年味了

    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巴着过年。

    不是奢望父亲只有在年里才为我增添的一件新衣,也不是想吃上几顿只有在年里才有的大鱼大肉。这些,平常的日子里都有。就像母亲说的,如今生活好了,天天就像过年。是啊,挨饿的年代我没赶上,全被父辈们赶上了。忆苦思甜,和过去相比,他们如今的每一天里都是浓浓的年味。国家繁荣昌盛,小家才会幸福安康!年里,最喜欢听的就是父辈们的怀旧的话题。

    每到大年三十,一家人团聚的时光,几杯酒下肚,公公聊得最多的就是那些旧时光。他吃了哪些苦,受了哪些罪。我们都知道,他聊这些,并不是让小辈们知道过去的那些年熬日子有多难,他只是自己感慨今天的幸福生活,不由得拿过去做了对比。因为这样的话题,只有在年里才有考究的价值。

    虽说心态很老了,对年也没有多少奢望了。只是在送走一年又一年的光阴,亲眼看着它一次又一次跨过年的这道门槛时,不知道是伤感还是不舍,心里总会出现莫名惆怅。

    一生会有多少个这样的年,有多少人经过,又有多少人失去。年,就是一个衡量人生价值的一个分界点。在这里长大、成熟、老去;在这里回味、思虑、畅想。

    都说人生如梦,年就是最梦幻的东西!

    昨天,和儿女们探讨年三十看春晚时预备购什么零食时。儿女们的声音更显老调:“妈,随便买点吧。吃什么啊,没意思。我们都觉得过年没什么味了。”我心陡然怅然若失。

    今年,在孩子们的眼里已经没了味道。

    如果有一天,父辈们不在了,年的味道恐怕也随之东去了。如果有一天没有年味了,我们这些人在年里会说些什么话题呢。

    关于年味的第二篇文章

    在我的老家有过了腊八杀年猪的习俗。但在国民经济困难的时期,农民家养猪用的是做饭的下脚料,淘米泔水刷锅水,根本也没有什么营养,猪儿长的很慢,也没什么膘。养一年毛重100斤就很不错了,谁家都想多养几天,给猪尽量长的生长时间,不到年跟儿前,谁家也舍不得杀。多数人家都是腊月二十七杀猪。久而久之,就形成的了“二十七杀年猪”的年俗。杀年猪的目的一是有了一年的猪肉吃和炒菜的猪油;其二是为了能吃到新鲜的自家灌的猪血肠;三是能够吃到正宗的自家做的杀猪菜。这一天还一定要邀请左邻右舍来家里一起品尝。其实最主要的是要感受浓浓的年味!

    过年杀猪有一整套的活儿。除了灌血肠、做杀猪菜、要请客,还要做另外几件事:那时候没有冰箱,要将一时半会儿吃不了的肉冻起来,尽量延长保鲜期。冻肉是东北特有的一种保鲜方法。方法也非常简单,将需要保存起来的肉切成5斤左右的方子,从河里刨回几担子干净的冰,选背阴的墙角,放一层冰,放一层肉,最后那层冰要厚些,冰外面还要泼几桶水,据说能放到4月初。也有用大缸储存的,一层肉一层冰。当然,一口猪的肉也不能全冻上,要留出一些炒菜用,一些瘦肉剁成馅,留着包饺子、炸丸子……过年期间要做好多种美味。

    杀猪的另一件事就是炼油,将腹部的脂肪(俗称板油)及内脏所有能炼油的组织全部切碎,放少许水、多放盐于大锅内小火慢熬,待脂肪慢慢溶化,流出的液体没有水的哗哗声,将液体放于坛子中,这就是东北农村特有的物件:荤油坛子,也是一家人一年用于炒菜的主要油水。现在想想,在炼油期间放入油锅中少许的瘦肉,肝、肾、吃起来别有风味。在我的家乡现在还有“炸五花肉、炸腰子”等特色菜,那盘菜很受食客的青睐。

    由于荤油的“荤”同“婚”字同音,往往荤油坛子要由未婚男或女搬到应放的位置,意味动荤(婚)。讨一个好彩头,寓意新的一年婚姻将有所突破。其实一点根据也没有。

    现在看来,杀猪炼油是一种不良的生活习俗,造成人们大量食入脂肪,容易引发高血脂。在我的老家,人们生活中有两项习俗很不科学:一个是荤油坛子,造成高血脂频发;另一个是食盐罐子,大酱缸,咸菜缸,在人们用大酱、咸菜调味的时候,人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食入大量食盐,造成高血压等富贵病比例明显高于全国各地的记录

    杀猪那天是全年最解馋的日子。大锅里煮着肉,小孩子们会不停地在锅边转悠,不时地催大人:捞出一块尝尝。于是,那一天小孩子往往一点主食都不吃,光吃肉、啃骨头就饱了。现在杀猪再也看不到那样馋嘴孩子的模样了!

    过年杀猪不为别的,就是图个喜庆,有过年的气氛。杀猪请客不摆宴席,就是杀猪的四个传统菜:烀猪肉、灌血肠、炒酸菜、杀猪菜。

    烀猪肉是过年杀猪的传统菜,新杀的猪肉新鲜,想吃哪块割哪块,想吃肥的有肥的,想吃瘦的有瘦的,肥瘦都想吃的有五花肉。新鲜猪肉,大大的火,一会就熟,还没出锅,香味已经传出老远。谁家杀猪都会做这道菜,趁热蘸蒜泥,人人都爱吃,吃着很香。不过这也得在人,邻居张老弟平时不吃肉,过年杀猪这天开一次荤,也不吃肉,当杀猪人给猪开完膛他要趁热割一块猪腹壁的脂肪(俗称板油),一般得3斤左右,不用任何加工,趁热蘸蒜泥将其全部吃掉,一抺嘴巴,一年油水吃完了,这一天他别的什么也不吃了,只是喝茶水了。

    灌血肠是家乡一种别具特色的地方风味小吃。

    家乡的血肠是以新杀的猪的洗干净的肠子为主料,内装以猪血、瘦肉、荞麦面、猪油及各种调料等调制而成的“面欠子”,煮熟即成。

    血肠的成功与否与肠子的清洗有直接关系。家乡的人们有一习俗:沾屎的不吃,盛屎的恶逮。指的是杀猪肛门没人吃,而猪肠子一段也舍不得扔。不过清洗猪肠子可是一件技术活,一是要有耐心,要将肠子全部翻过来,经过盐浸、醋浸、酸菜汤子浸,最后无数次清水洗。直到清水不再有变化为止。

    清洗好的肠子才能灌,灌肠子重要一环是“面欠子”的稀干及盐酱的浓淡。干了吃着硬,没滋味,稀了,煮出的肠子切不成块,让人没办法吃。血肠是一种地方美食,我国美食口味大体为南甜北咸,东辣西酸,作为东北地方风味小吃的血肠,以盐为调味的首选。根据经验:一大盆血应该放一小碗盐。放少了没滋味,放多了太咸,不利于健康。再有一个要适量放猪油。血肠的好吃与否同放油多少有直接关系。如果放油能达到熟肠子切开看到油都要流出来了才到标准,吃着才有滋味,也特别香。吃过后血脂增高就另当别论了!

    煮肠子最能考验家庭主妇的耐心。据行家讲:必须小火,轻翻动,来不得大火及猛烈搅动,不然会破裂。等到煮的火候差不多时,用锥子扎一扎,冒血丝,太嫩,火候不到,出锅也切不成块;煮的时间太长了,猪血太老了,会呈蜂窝状,口感又太差,必须恰到好处。

    血肠开心的吃法是刚出锅的时候揪一段,蘸着大蒜泥,咬着吃,那才是真正的原生态吃法,不能用刀切,刀切没有那种清鲜味。

    血肠,一种独特的地方风味美食,趁热吃,让人回味无穷。我认为,如今市场上热卖的火腿肠就是家乡血肠的变种。

    过年杀猪必不可少的是炒酸菜,酸菜是东北的特产,是一道很好的开胃菜,吃起来爽口香醇,还能促进人体对铁的吸收,是人们餐桌上的常备菜。由于酸菜利用的是乳酸菌优势菌群的储存方法,所以含有大量的乳酸菌,有资料表明乳酸菌是人体肠道内的正常菌群,有保持胃肠道正常生理功能。所以吃酸菜对胃肠道的消化吸收有很好的促进作用。酸菜有好多种做法,但杀猪那天必须炒酸菜。细细的切,这一天切酸菜是对家庭主妇的考验,好多家庭女主人刀工不好,怕人家笑话,常常得找人帮忙切。炒的时候讲究大火,猛攻,多数人家得放一半里脊肉,爽口香醇的酸菜与辛辣无比的朝天椒搭配,味道闻起来酸辣,入口脆爽,很是好吃。

    炖杀猪菜是家乡杀猪请客的主菜,谁都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虽然没进过吉尼斯世界记录,也没上过美食榜,但在我的家乡,那可真是一绝,杀猪菜吃起来鲜而不腻,味美而别具一格,不分男女老少,人人喜欢。

    家乡的杀猪菜说起来十分简单:主料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也不是猴头燕窝,只是将家乡的特产“干白菜”放在煮血肠、猪肉的高汤中慢火炖3个小时以上,油慢慢地浸到干白菜里头,干白菜里有猪肉味儿,猪肉里有干白菜的味儿。那时候的干白菜已经吃不出干白菜的味道,只是猪肉、猪肠子两种美食的溶合,即有猪肉的醇香,又有猪血肠的鲜美,两种美食的美味溶于一体,但不含猪肉、血肠的高脂肪。松软可口,老少皆宜,甚至没牙的老人也能品尝杀猪菜的美味。

    杀猪菜在我们地区应该是一种特色美味。它已经具备地方美食的诸多特点。

    它的原料本地产。干白菜是专门的白菜品种,这一品种的特点是不卷心,长不成大棵。很小。还因种的晚,较冬储大白菜要晚种1个多月,也不给卷心的时间;另外种在大田里,不浇水,不施肥,自然生长,营养积累的殷实;更重要的是干白菜不是晒干的,而是放于背阴见不到阳光的地方,多是农家的厢房内自然干燥。无阳光的环境下自然干燥的白菜营养不流失,颜色鲜丽,食用时通过色香味能勾起人们的食欲。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家乡的美食——杀猪菜,曾是我的骄傲。我曾将其推荐给了我的朋友们,我也曾将来我这儿尊贵的客人领到农民兄弟家中去品尝杀猪菜,果不其然,家乡的美食让省城来的客人吃的开心无比,曾让一位很有文采的作家出了洋相:吃了不行,还得拿点,回去给老娘尝尝。一份孝心曾感动了这个农民兄弟,拍着作家的肩膀讲:“为了老娘,你随便拿。你的老娘就是我的老娘。明年杀猪的时候将老娘请到我这儿,我们一起品尝咱家的杀猪菜。”一顿杀猪菜将省城的作家同山沟里的农民兄弟紧密地联系了起来,原本互不相识的两人从此成了好朋友,农民兄弟每年过年杀猪,过八月节杀羊,都要将作家的老娘请来尝尝鲜,住几天。而每当学校放假,作家都会接农民兄弟的孩子去城里玩几天。两家走动的那样亲近,胜过亲属,其实他们就是通过一顿杀猪宴相识的。古人曾讲:食色性也。在美食面前,谁都可以露出本来面目,那就吃吧!吃是人的天性。

    家乡的杀猪菜,常吃常新,让人流连忘返。

    如今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过年杀猪请客也有了新的变化。变化之一不再是几个传统菜,什么时令、什么清鲜,什么顺口,那天的桌上都有,但是烀猪肉、灌血肠、炒酸菜、杀猪菜这老四样是必不可少的。有时候客人们会开玩笑:这家的女主人真有水平,杀猪能杀出来满桌的山珍海味来。

    过年杀猪请客成为邻居间人情往来的一个借口,邻里之间有往来,早就应有一回报,一直没机会,通过杀猪请客全了了。

    通过杀猪请客,在浓浓年味中,可以让平时邻里之间因鸡毛蒜皮的小事产生过矛盾的两家找到和好的借口,使原本十分和谐的两家人在请客中再聚首,感情会更深。

    在我的生活中,也曾发生过因杀年猪太小太瘦没多少好吃的而产生了不愉快的故事。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年母亲去世,父亲领着我们姐弟4人,过着清苦的生活。为了过年有点生机,父亲借钱在离过年还有3个多月的时候,从外屯买回来一头70斤看着比较瘦的猪,在我们那个屯,过年前几个月买猪,买回来之后多给点好饲料,用乡亲们的话说“催一催”,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在以后的日子里精心饲养育肥,使其在过年的时候达到更大、更肥。效果都非常好。但那年我们家买的那头猪可让我们全家上了不少的火。

    那头猪是父亲在朋友的帮助下从20多里路外的一个自然屯抬回来的。现在想想:从20多里路外两个人抬头猪,那得多累,但父亲做了。

    刚抬到家的猪不爱吃东西。一家人都以为是换了新环境猪儿不适应。可是过去了好长时间,吃东西还是那样“挑捡”,一点也没有改变,一直到快过年了,也没见那头猪肥壮。后来听说那头猪在原来的主人家由于去势时落下了病,是一个老病号,已经一年多了,父亲被人骗了。那年我家杀完猪请完客血肠一点没剩,但父亲一直在讲:你妈走了,我们过年也杀猪了,也让你们吃上年猪肉了,挺好!当我们看着空盘空碗的时候,我们都会想起,母亲在世的时候,哪年我们家杀的年猪都要比这年的大,我们的心里真不是滋味,不由自主想起了妈妈……

    后来,每年我们都要像妈妈在的时候一样,年年养一头年猪,每年的腊月二十几都会杀年猪,烀猪肉、灌血肠、炒酸菜、炖杀猪菜,请上亲朋好友开怀畅饮,感受那一年一度的年味!

    如今住楼房了,自己已不再养猪,但每年二弟杀猪都要选周日,为的是让我们能有时间回去一起吃猪肉,我年年都及时回去,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找过年杀年猪的那种感觉,看着一屋人在尽情的享受美食,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会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品味以往的岁月,过年的味道!(史庆有)

    本文标题:有关年味的文章

    本文链接:http://www.sanwenzhang.com/article/1.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

    '); })();